2011.1.26「腦殘」政府就是「無障環境」的最大障礙!

0

「平機會《無障礙通道及設施報告》」議案發言稿

“本公約的宗旨是促進、保護和確保所有殘疾人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並促進對殘疾人固有尊嚴的尊重。”

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第一條[1]

主席:

平機會的《調查報告》雖然未能道盡本港殘疾人士所面對的各種苦況,但對公共建築物「無障礙」設施鉅細靡遺的調查和提出多項的實質建議,反映特區政府對殘疾人士的不仁和涼薄;而我們亦不應對政府就報告作出「點對點式」的回應感到滿足,因為落實這些建議實屬政府應有之義。

社 會不斷進步,但殘疾人士卻未有受惠,更成為被遺忘的弱勢。殘疾人士多年來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亦只能爭取到當局枝節細末的改善,生活飽受煎熬,這明顯是政府 在設計設施上欠缺全盤考慮及蔑視「平等」和「尊嚴」等普世人權價值的惡果。最諷刺的是,政府高呼「傷健共融」和「共建無障礙環境」的口號,立例規範業界, 卻「律人以嚴,律己以寬」──其公共建築物和設施都獲得建築條例上的豁免[2],而且條例本身沒有追溯力,政府往往只需輕輕拋下一句「有心無力,恨錯難 返」,便可不了了之。「腦殘」政府千瘡百孔的社會政策和僵化的官僚制度,就是「無障礙環境」的最大障礙!

政府無能

平 機會《報告》向政府提出23項建議,其中第一(d)項是最值得政府重視。鑒於目前的《建築物條例》條文不適用於政府和歸屬房委會土地的建築物[3];而且 《建築物條例》和建築物規例不具追溯力[4],政府亦難以向樓齡高的私人樓宇或政府建築物執行設計手冊標準[5]。因此,平機會建議政府修訂《建築物條 例》(第123章),廢除政府可豁免的相關條文,並明文規定「具尊嚴的通道」的確切尺寸、大小和長闊高度,納入建築法例、規例、設計手冊和無障礙指引之 中。[6]

可是,政府並沒有對此正面回應,廢除《建築物條例》的豁免,只推說《殘疾歧視條例》 (第 487 章)訂明,任何當局有關的公共主管[7]不可批准任何沒有為殘疾人士提供合理通道的建築工程圖則[8],除非涉及工程的機構提出「不合情理的困難」;而建 築署和房屋署都設有內部行政監察及審查機制,確保其下所有新建的建築物符合法定規定。但是,《殘疾歧視條例》並沒有訂明嚴謹的規範(例如通道的大小),功 效遠低於《建築物條例》的《設計手冊》,而且「不合情理的困難」何其多,例如「資金金額」、「涉及政府用地」等,「領匯」便是利用「不合情理的困難」作藉 口推諉責任的表表者。另外,政府又指當局和房委會的一貫政策是遵守《設計手冊》的現行規定,但《殘疾歧視條例》只說明當局只需「參考」該手冊(第84條 1.3項)[9],而非「遵守」,所以就算當局不遵守手冊的規定,也不屬違法,無需懲罰。再者,《建築物條例》本身不具有追溯力,令政府只能規範新建或大 型翻新的建築物,舊樓和使用中的建築物(1997年前興建)沒有無障礙設施,都不能規管,為殘疾人士到訪經常出入的舊建築物時帶來不便。

由此可見,連私人機構也未必完全受《設計手冊》較高要求的準則規範,政府卻堅持用較低要求的《殘疾歧視條例》規範自己,又對「追溯力」無動於衷。

政策僵化

平 機會主席林煥光和不少人士出席上星期六福利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的時候多次批評,很多投訴和改善工程,牽涉多個政府部門,甚至是私營機構[10],在統籌上 互相推諉,協調不足,欠缺主動積極;政府亦沒有設立機制,讓殘疾人士參與設計和方便投訴,導致很多工程拖得就拖,十多年也做不到,有團體代表直言爭取了 29年,才獲得政府今天遲來的回應,回顧政府差勁的往績,對政府能否亡羊補牢,不敢抱樂觀態度。

再者,政府審批殘疾人士資 助的不近人情亦經常為人詬病。現行傷殘津貼計劃並非用以賠償受惠人損失,也不是按受惠人經濟狀況提供補貼,而是按申請人的醫療評估結果發放,要取津貼難過 登天。例如一名失去一腿的人,因為條例中指明要失去四肢中其中二肢才被定義為嚴重殘疾,所以不符領取傷殘津貼資格,亦不能申請港鐵殘疾人士半價乘車優惠; 有老人周身病痛,連起床也困難,社署只單憑報告指他有五成工作能力便剝奪其資格;有失聰老人因使用助聽器,亦被取消津貼。過去五個年度,醫療評估委員會處 理的傷殘津貼上訴個案,竟有三成個案成功被平反,足以證明政府政策的僵化和對殘疾人士的蔑視。

配套不周

殘疾 人士除了出入建築物和使用內面的設施時要面對諸多的不便之外,也要傷透腦筋解決「如何由家居前往目的地」的問題。「整條路線是否可行」是他們考慮是否外出 的主要關鍵;況且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到診所求醫,也不容許他們選擇去還是不去。這反映「前往目的地」對殘疾人士的重要性。然而,政府部門和運輸機構的配套 不周是對殘疾人士的殘酷折磨。《報告》指政府有很多設施因為員工意識低而缺乏管理和維修,員工服務態度差劣,有殘疾人士不單慘遭白眼,甚至被拒絕服務;輪 椅推不上斜坡的情況亦屬普遍。其他交通工具和私營機構的無障設施和服務亦不算理想,例如港鐵東鐵線沒有月台幕門,很多車站沒有垂直升降機,通往殘疾人士特 殊學校的出口沒有無障通道;部分巴士仍沒有低地台的裝置,而每輛巴士每次只可運載一輛輪椅;廣州最近引入100架「無障的士」,但香港卻遲遲未有;醫管局 和領匯提供較多有機會接觸殘疾人士的服務,但轄下的無障設施仍然不足,非緊急救護車數量未能滿足需求。這都對殘疾人士「前往目的地」靠成極大障礙。

其他政策設計和執行問題,例如殘廁無執法,餐廳無特別座位,網絡軟件配套的不足等,都反映政府缺乏整套殘疾人士政策的規劃,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確保殘疾人士有參與文化生活、娛樂、休閒和體育活動的權利在香港蕩然無存。

扶貧做騷 一塌糊塗

殘 疾人士多為基層人士,津貼杯水車薪,生活足襟見肘,在家中需要醫療用品支援,例如流動性較強的新型呼吸機和電動輪椅,費用高昂,一般不能獨力應付;政府坐 擁過萬億元儲備,好大喜功,西九、高鐵、申亞動輒幾百億,卻對殘疾人士一毛不拔,絕大部分扶貧政策只像關愛基金般的一筆過「派糖」,不願長遠承擔;還經常 搞「共融」推廣活動,但有否提升香港人接受殘疾人士的意識,則毫無評估。

當局政策的失敗,是由於政府負責決策的高官沒有 「同理心」,毫不體諒殘疾人士。而問題的另一根源來自教育,因為政府沒有大力推行公民教育,從小教導學生對殘疾人士正確的認識和態度,令「傷健共融」淪為 口號,現實生活中對殘疾人士的歧視無處不在。有估計指香港30年後人口老化,殘疾人士將多達100萬人。特區政府可對問題視而不見,置若罔聞嗎?

總結

誠 然,有不少的殘疾人士由於不想為身邊的人帶來沉重的生活負擔,所以都普遍希望盡量「自己能養活自己」[11];但這亦同時必須要有充分的客觀條件配合和支 持,殘疾人士才有望能夠以主觀的意志衝破肉體的枷鎖,做到「殘而不廢」,活得有尊嚴。政府提供充分的客觀條件,包括法律的保障、政策的支援、設施的改善和 加強公民教育和宣傳,實屬責無旁貸;然而政府繼續處事官僚,態度冷漠,儼如在殘疾人士的傷口撒鹽,增加他們的負擔和痛楚。高官沒有「同理心」,就是「腦 殘」政府施政的障礙。

本席對政府就平機會報告書的回應深表失望,並敦促政府主動統籌改善殘疾人士在社會上的待遇的各項措施,每年向立法會匯報改善的進度。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議員黃毓民

立法會大會

2011年1月26日

1 殘疾人權利公約適用於香港http://www.lwb.gov.hk/UNCRPD/Publications/22072008_c.pdf

2 《建築物條例》及其附屬法例(包括「設計手冊」)不適用於政府和房委會。

3 這表示《建築物條例》及其附屬法例(包括設計手冊)也不適用於政府和房委會的建築物

4 即是《設計手冊 2008》不適用於舊建築物和政府建築物

5 《平機會報告》調查摘要 pp.i-ii

6 《平機會報告》調查摘要 p.vi

7 例如地政總署署長和建築署署長

8 http://www.fhb.gov.hk/download/press_and_publications/consultation/060109_reh/c_ch1.pdf

9 http://www.fhb.gov.hk/download/press_and_publications/consultation/060109_reh/c_ch1.pdf

10 包括已售出部分公屋的業主管理委員會

11《大時代小人物系列﹕一個殘疾人王國 圓千個夢想 血友病企業家 創職位包食宿》2011年1月24日 明報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123/4/mdgn.html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